德音Ollah

拖延且蹩脚的说书人,亚梅初心,最近在各种冷剧组里放飞自我。

【福茉】命运

(13-30睡前故事)
/cp福茉,杀手福x路人茉/
/他们属于彼此,OOC属于我。/
第一次写冷cp,还是个BG的 ,不知道这篇文一发出来粉丝又会少多少。
祝使用愉快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我第一次看见她是在路边。
那时我蹲在路边抽着廉价香烟,来往的人形色匆忙。
灰白,单调。麻木,冷漠。所有的人仿佛静止于一张画,唯独我手上香烟的光亮明明灭灭,苍白烟雾飘在空气里散去不见。
广场上的成群白鸽安静落在一边,等待着下一个愿意投喂的人出现。
我也在等待,等着我的猎物,一个合适的猎物。
然后她就闯进我眼前。
红。跳脱的红色。像是在白色幕布上肆意挥洒的红漆,鲜艳而明亮。
那抹红色慢慢移动着,我的目光也随之移动。
我花费了0.3秒的时间反应出来那是一条红色的长裙,剪裁合理。
我起身,剩下的半截香烟毫不犹豫扔在角落,寻着她的方向走去。
这是最后一项考核,如果我能在确定目标后的二十分钟内杀死猎物,我将在贝克街得到一席之地,正式成为这个组织里的一员。
我是这一批被训练学员里最优秀的一位,事实上对此我不需要任何证明。
但总有顽固不化的老家伙拒绝承认后生可畏,不是吗?
我双手揣进兜里,黑色风衣外套恰到好处地成为了易于隐藏在人群中的保护色。我不紧不慢地跟着她,十米的距离,不远不近。
从这个角度,我能看到更多东西。她的头发高高挽起,脖子白皙,环着一条金属项链,可能是银,可能是白金。身材苗条修长,踩着一双细高跟。
已经过了十分钟,我尾随她走过了三条长街,是时候采取进一步措施了。
我加快了脚步。九米,七米,五米……
那抹红色离我越来越近,越来越近,那红色映在我眼里也越来越浓。
说来奇怪,这红色总会让我分神想起母亲的口红而不是鲜血,后者难道不是更符合我吗?
“还有八分钟,”耳机里有人警告我,“如果你不在这八分钟之内解决猎物,那么你的这次考核将会不及格。”
我扯出一个无畏的笑容渐渐放缓了脚步。
五米,七米,九米……她离我远去。我目送着她走进一家咖啡店里。
我常来这家咖啡店,里面的女店员香水都是同一款,摩卡咖啡里的糖加得格外多。
还有一分钟,我在这家店对面的街道徘徊了一会儿,转身离开。
“她不是我的猎物。”
我放过了她,我却无法解释原因,如果再次遇到,我也许会再一次放过她,也许不会。
我不知道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在夜幕降临之前我如约完成任务,缓步踩着台阶而上,自己公寓门前有人影晃动。
我悄声走上去,突然大片红色闯入眼帘。
是她。
虽然我是个坚定的唯物主义者,但这一刻我忍不住感叹命运真是妙不可言。
我今日谋杀未遂的对象竟然是我的新邻居。
“The name is Sherlock Holmes.”我像个不小心打翻麦片粥的孩子一样慌忙介绍自己,平日作为杀手训练出来的冷静被多巴胺赶走。如果我还要解释在开门而入的那一瞬间为何还朝她眨了下眼的话,那大概是这个冒失的孩子不仅打翻了麦片,还顺带碰倒了牛奶。
不,这次我会从容很多。
毕竟时间远不止二十分钟。
——END——

评论 ( 5 )
热度 ( 21 )
  1. 不吃竹子的老熊猫德音Ollah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德音Ollah | Powered by LOFTER